鄢大人要去严州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06 11:22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明嘉靖四十三年(1564)十一月,因政绩突出,海瑞由兴国知县上调京师,任户部主事。海瑞上任才一年多光景,了解到明世宗朱厚熜迷信道教,寻求长生,把国柄交给奸相严嵩,任其使权弄势,自己不上朝理政,成天跟着道士求仙炼丹。国家吏治败坏,卖官鬻爵,贿赂公行,贪污成风,人民怨声载道,整个社会危机四伏。更严重的是,朝中有正直的大臣劝谏皇帝,皇帝不但不听,反而罗织罪名加以迫害,弄得满朝文武百官都寂若寒蝉,没人敢讲话了。唯独海瑞,位卑未敢忘忧国 。他为国家前途担忧,在嘉靖四十五年(1566)二月给皇帝上疏。

海瑞对在场的人们说:总督大人清亷,他一再吩咐我们,送往迎来,不许铺张浪费,要节省驿费,减轻百姓负担。你们看看这个花花公子,在哪搜括了这么多民脂民膏,他肯定是冒充总督公子的坏人。说完,他让衙役把这批财物没收,交到国库,又狠狠地训斥一顿,然后让衙役把这个坏人轰出淳安县。

胡公子还不服软,大声说:我就是胡总督的儿子,海瑞,你可要看清楚,省得后悔!

明嘉靖三十七年(1558),海瑞由福建延平府南平县儒学教谕,也就是南平县儒学校长,升为浙江淳安县令。走马上任以后,海瑞亷洁自守,秉公执法,不徇私情,从而名声鹊起。周围邻近几个县发生的大案要案,经上级衙署审理仍然结不了的案件,知府常请海瑞帮助解决,可海瑞一出手,案子件件都能查清,并且处理妥当,蒙冤的得到洗雪,感恩戴德,作孽的受到惩罚,甘心领罪。从此以后,海青天的名声越传越响。

原来,胡公子到家前,海瑞已派人快报总督大人,说有人冒充总督公子,招揺撞骗,无理吊打驿吏,被他教训一番。胡宗宪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争气,让海瑞抓住把柄,这件事要是声张出去,对自己绝对没好处,只能忍气吞声,装作哑巴。

在路上,海瑞想:非得惩治这个恶少不可!不过,要想出一个好办法。因为这个恶少的老爹是浙江总督胡宗宪,官比自己大得多,而且胡宗宪又是当朝奸相严崧的党羽,不好惹。

时隔不久,奸相严嵩派亲信左副都御史鄢懋卿巡视江苏、浙江等地。这位鄢大人善于伪装,事先发出告示,说他素来崇尚简朴,所到之处,一切务从节俭。实际上,他每到一处,大讲排场,吃的是山珍海味,住的是华屋豪宅,还得张灯结彩。沿途大小官员都得给他奉献厚礼。

不久,嘉靖皇帝因服用长生不老丹药过量,中毒驾崩。海瑞被释放出来,官复原职。嘉靖皇帝临死时,还把海瑞的奏疏拿出来读,一边读,一边自言自语,说:海瑞这个人真比得上忠臣比干,可我还不是昏君纣王呀!

这时,宦官黄锦奏道:海瑞不会跑。他知道上疏后就活不成了,人家早买好一口棺木,并跟夫人作了临死告别,还托好朋友为他料理后事。

这一天,鄢大人要去严州,路上必经淳安。差官来到淳安通报,淳安大小官员万分焦急,不知如何答复差官。倒是海瑞有主意,他对差官说:淳安是小地方,恐怕难容老爷的大驾,请从别处走吧!他还提笔给鄢大人写了一封禀报请示信。信中说:您在吿示上说崇尚简朴,不喜奉迎。可是,听说您巡查沿途大摆宴席,花费巨大,这跟您的告示所说大不一样,实在令我们下官犯难。我们照告示办,恐怕怠慢您,不照告示办,像别处官员那样铺张,又害怕违背您体恤百姓的美意。怎么办才好?请您尽快指示。

这位左副都御史大人拆信读罢,肺都要气炸啦。可是,他知道海瑞性情刚直,在黎民百姓中有口碑,不好对付。他只能在海瑞的信上批示:照告示办。后来,他索性改变行程,不去严州。

有一天,海瑞正在审阅卷宗,差役来禀报,说:浙江总督胡宗宪的公子路经淳安,因嫌驿站提供的马匹不够壮实,招待的饭菜不够丰盛,脾气暴发,竟然命令随从把驿吏捆起来,倒吊在柳树上毒打。那年月,官场上讲究送往迎来,设宴招待,特别是上级官员过往,给贫困小县百姓带来沉重的负担,时常弄得百姓苦不堪言。海瑞听到报告非常气愤,立刻带人亲自去驿站查看。

奏疏直截了当地说:陛下,您的过错众多,首先是迷信道教,妄求长生,整天不理朝政,一心忙活修炼。结果浪费民脂民膏,弄得百姓穷光光的。老百姓借用您的年号,表达他们的不满,都说:嘉靖、嘉靖,家家穷得干干净净!其次是大兴土木,还有任用奸佞,拒绝进谏,致使官吏贪污腐败,残害百姓,民不聊生。如今灾害连年,暴动频繁。您自以为是历史上最贤明的君主,实际上快赶上商朝的纣王。臣下冒死进谏,恳请陛下垂听。

明朝中后期,官场黑暗腐败,可是那时候也出现一批清亷刚正的好官,海瑞就是这批好官的代表。他被誉为明代第一清官。在黑暗的封建官场中,清官要能立足,光靠刚直硬干可不行,必须有智慧。下面就讲讲海瑞的故事。

海瑞不但敢惩治胡作非为的权贵,还敢大骂昏庸腐朽的皇帝。那是海瑞做了京官以后的事情。这在中国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历史上,大概是绝无仅有的。

嘉靖皇帝闻听一愣,想了想,还是先把海瑞抓进监牢,判处死刑,等秋后问斩。接下去几个月里,嘉靖皇帝心里犯嘀咕,他知道海瑞有声望,恐怕杀掉会大失人心。内阁首辅大学士徐阶猜到皇上的心思,就一再给皇上找台阶,所以,皇上始终没敢下执行死刑的旨意。

胡公子狼狈地回到杭州,找他父亲胡总督哭诉,想让他父亲严办海瑞。没料到,他父亲扬扬手,叫他赶快回屋歇息。

嘉靖皇帝阅罢奏疏,脸都气得发紫,两眼冒出火星,猛地把奏疏摔到地下,命令左右:马上逮捕海瑞 ,千万别让他跑掉!

海瑞来到驿站,见胡公子还在破口大骂驿吏,心头不由地火冒三丈。他灵机一动,计上心来,用手一指胡公子,对手下人说:这个恶棍,狗胆包天,竟敢冒充总督的公子,在此为非作歹,败坏总督大人的名声,给我拿下来!

海瑞微微一笑,令衙役打开胡公子所带的一车行李、箱子。大家一看,尽是绫罗绸缎,还有几千两白花花的银子。